專欄

訂閱

各種名家的專欄文章,有八卦、有思考,有人文關懷的國際政治經濟觀察,可以深度地了解他們關注的話題,感知他們的所思所想。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84

您說的“差距”很大程度是主觀上的。這里面有如下幾種情況:
一是和賠率榜單的差距。賠率本身是一些文學機構炮制出來的,它只有一定的參考性,沒有必然性。賠率最高卻沒有獲獎的現象多了去了,最悲摧的就是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先生了。
二是和我們自己意愿的差距。9月9號,我在自己的天涯博客發了一篇文章,希望阿爾巴尼亞的伊斯梅爾·卡達萊和加拿大作家瑪格麗特·阿特伍德獲獎。為什么呢?我讀他們比較多,我喜歡、認同他們的作品。但不能說,他們就是最好的,就是必須獲獎的,因為我的閱讀視野很有限。比如昨天獲獎的兩位,波蘭女作家奧爾加·托卡爾丘克和奧地利作家彼得·漢德克,我就讀得很少,但他們很有名氣,不僅在歐洲,在中國也很有影響,只是他們還沒有影響到我,那不是他們的問題,是我的問題。
第三種是與媒體炒作的差距。這個就更正常了。說句老實話,時下,我們關心諾獎賠率比關心文學要多得多。殘雪寫了三十多年,在普通民眾中默默無聞,因為上了一個賠率榜變得天下皆知,這不是文學的勝利,而是新聞的勝利,是資訊的勝利。我想怯怯地和朋友們說一句,如果我們不那么關心獲獎榜單,而是真正有計劃地去閱讀文學經典,你得到的收獲會要……我不“劇透”了,呵呵。

46

所謂“陪審制”,是指由一般公民構成的陪審員參與裁判,並且獨立於職業法官之外,會對有罪無罪做出判斷,而法官也要在某種程度上受到這種判斷的制約。所謂“參審制”,是指由一般公民構成的參審員和職業法官一起組成裁判部參與裁判,並和職業法官一樣具有同等的權限,對事實問題和法律問題進行判斷。
韓國除了大法官和判事(法官)行駛審判權之外,也引入了部分陪審審判制度,間歇性地在刑事案件中實行國民參與審判。國民作爲陪審員參與刑事裁判的國民參與裁判制度的《公民參與刑事審判的法律》由韓國司法制度改革促進委員會制定,於2008年1月1日施行。通過國民參與裁判可以保障國民參與司法,也可以消除對有錢無罪,前官禮遇等司法部的不信任,被認爲加強了韓國公衆對法庭的正當性和可信賴性的信心。
根據《公民參與刑事審判的法律》規定,爲製作陪審員候選人預定名單,地方法院院長每年要向行政自治部長官提供在其管轄區域內居住的20周歲以上國民的居民信息。陪審員從20周歲以上的國民中隨機選出,在刑事審判中向審判官提出關於事實的認定,法令的適用及刑罰的量刑意見。陪審員的裁決對法院的判決沒有法律約束的力量。但是,審判長在宣佈與陪審團裁決結果不符的判決時,應向被告人說明理由,並在判決書上註明理由。 據調查,自2008年首次實行國民參與審判以來,觀察陪審團的有罪無罪判斷和判事法官的判決結果一致的情況高達93%。
這種國民參與的審判是陪審審判,大部分審判都是一天完成,律師和檢察官之間展開激烈的口頭攻防戰。國民參與審判原則上是公開審判,誰都可以旁聽。韓國的參與法律制度中規定的公民參與裁判制度,把不同法系的陪審制和參審制兩種制度進行了恰當的組合,並充分考慮韓國的國情後進行了一定的修正。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
辽宁11选5预测一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