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頁 下一頁

國足下半場留力還是乏力?客戰菲律賓敘利亞,才是真正考驗

迎戰關島比賽前的訓練過程中,里皮也已經有意識開始敲打球員。一個細節是,7日晚上訓練中里皮一度叫停了球隊分組對抗訓練,他表達了對球員表現的“不滿”。

運動家 10小時前 28
頭條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111

哦,我覺得這個說法似是而非。此獎先后頒給過兩位華人作家,第一位確實比較偏,他叫高行健。上世紀80年代我剛開始文學創作時,高行健在國內還比較紅,他那時寫戲劇。后來音信杳無,原來他變成了法國人,2000年他以“法國作家”的身份獲獎。國內有很多人捧他,說他下不得地。我通過朋友弄到他在臺灣出版的《靈山》《一個人的圣經》,只覺得這兩個書名很好,他的小說水準則一般。或許他的畫比他的小說更好。第二位就是眾所周知的莫言了,我上面說過,莫言在獲獎之前并非“非著名”作家,他的《豐乳肥臀》《檀香刑》和《紅高粱》系列都賣得很好。不過,有件事還是要提一提,莫言的名氣很大程度上要感謝導演張藝謀,他1987年將莫言的同名小說改編成電影。那是一部絕對要寫進中國電影史的作品,莫言想不“著名”都不行了。
諾貝爾文學獎還曾盯上過中國的現代作家胡適、魯迅、林語堂、沈從文,你不能說他們都“非著名”吧。至于國外的獲獎者,有的非常有名,像馬爾克斯、海明威、福克納等;有的在我們這里不著名,但在國外很有影響,像略薩、石黑一雄等;當然也有十足的“冷門”,比如2016年頒給美國民謠歌手鮑勃·迪倫,就讓人大跌眼鏡。怎么說呢,其實頒獎與文學創作完全是兩回事,創作是非常嚴肅的事情,而頒獎則基本上是一種娛樂。我們就把諾獎當作每年一度的游戲好了,玩游戲的人時常想改變一下花樣,一來不讓自己疲勞,二來更多地吸引公眾視線。但一不小心,諾獎個別評委將這個游戲玩成了“性游戲”,所以去年這個獎就停了,今年據說要頒兩個。這些變化都很好玩,但它絕不是文學的一部分,而只是游戲和娛樂的一部分。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
辽宁11选5预测一定